您当前的位置:延吉新闻网 > 新闻中心 > 延吉新闻 > 正文

战“疫”见闻|有害的医疗废物哪去了?

2020-03-23  标签: 来源:延边日报
 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“战役”中,有一支不被“聚光灯”照亮的队伍,他们虽不曾直接接触患者,却每天与病毒战斗。3月17日7点,我来到延吉市固体废物处理有限公司,亲身体验了执行高风险医废运转任务的“环保铁军”辛苦的一天。


  刚走进延吉市固体废物处理有限公司大院,就看到身穿黄、白色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正在给医疗废物运转车消毒。在该公司总经理石磊的带领下,我来到办公室,准备学习医废运转方面的业务知识。“来,我先教你如何正确穿着防护服。”石磊细心地把防护服递给我,让我跟随他一起,拉实衣链、掐住袖口、勒紧帽檐。他说,医疗废物分为五大类,分别是感染性、损伤性、病理性、药物性和化学性废物,它们当中有的是固体,有的是液体,其中病人采血后的废弃试管经常破碎,血液一旦溅到身上,感染风险很高,因此一定要保证防护服的正确穿着,避免出现意外。

  随后,该公司技术科负责人杨勇又给我讲解了具体运转的注意事项,我便“全副武装”来到运转车旁,与队友于洋一起出发。

  当天,我们要完成延边大学附属医院、延边肿瘤医院和延吉市医院3家医疗机构的医废运转。“哪里危险,我们就要去哪里,保障医疗废物的规范化处置是我们的使命。”于洋的话铿锵有力,让我顿感肩上责任重大。作为工作了11年的医废转运队员,于洋每天7:30和13:30准时出发,对接延吉市6所医院的所有医疗废物,并圆满完成每一次的转运任务,这种不惧风险、坚守一线的职业精神让我深怀敬意。在延吉市医院医疗废物隔离点,我随于洋清点医废装箱数量,并进行检斤。“药物性3个,化学性1个,感染性1个……”几十厘米见方的黄色医废周转箱看似不重,但对于不常做这项工作的我来说,抬起来还是挺费力气,护目镜上也生出了一层水气。于洋看我有些吃力,便让我根据刚才的查点情况填写转移联单,为保万无一失,他又仔细核对一遍后,我们才驾车奔向下一个回收点。


  11时20分,3家医院的医疗废物全部装车,我们开始返程。路上,于洋告诉我,疫情爆发后,州内的医疗废物数量剧增,光他负责的延吉市就多达近百吨。由于医疗废物具有全空间污染、急性传染和潜伏性污染的特征,其微生物的危害是普通生活废物的几十甚至几百倍,如果处理不当,会成为社会环境公害源,更严重的可成为疾病流行的源头。所以每一个环节都得小心至极,容不得半点纰漏。此时,他应该和我一样,密不透风的防护服里,汗水早已像小虫子一样在身上肆虐,但他没有半句怨言,这份对环保职业的热爱和对百姓的负责让我心生敬意。

  回到公司,我们简单地吃了口饭,将刚刚运回的医疗废物卸到处置车间,投放到气化炉中。工友王延滨告诉我,因为医疗废物的特殊性,处置必须采用专业的技术,通过对排放烟气的脱酸,再进一步除去或控制二噁英的排放量,才能保证在规范化处置医疗废物的同时,不污染大气。

  “投放完的周转箱要统一回收、统一消毒。”王延滨边说边推着装满周转箱的置物车向消毒间走去,我紧随其后。“看到那个消毒喷桶了吧,你打气加压,再仔细给内外消毒,一定要不留死角,保证第二天医院的正常使用。”我按照王延滨的提示,背起喷雾器,认真地给周转箱消毒。虽然带着口罩,但还是能闻到浓浓的消毒液气味。“箱内可能还有一些残余的玻璃碎片或者塑料包装,可以用刷子把它们取出来,再统一放到一个箱子里,重投气化炉。”跟王延滨相处的几个小时里,最大的感受、最深的印象都是他的细致负责。放眼看去,这里的每一位工友都同他一样,低着头、弯下腰,一丝不苟的为医疗废物处置事业献上自己的一份力。

  忙碌的时光总是短暂, 不知不觉中完成当天全部的任务量已是16时50分,我同几位工友准备收工下班。正当我要脱去满是污渍的防护服时,石磊再次出现在我的视线里,他朝着处置车间的方向走去,开始了每日例行的复检工作。(本报记者 徐志成)


【责编 王春荣】
微信 扫一扫 关注《延吉新闻网》公众号
延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延吉新闻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视频,版权均属延吉新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

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延吉新闻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更多民声延吉民声热线

  • 咨询求助
  • 建言献策
  • 投诉举报
  • 赞赏表扬

公益广告·专题推荐